菜单

退化草原上被牦牛惊吓的黑颈鹤_英雄联盟外围

2020年12月2日 - 头条

本文摘要:2011年4月,我有幸前往黑颈鹤的重要栖息地青海省玉树地区龙宝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春季开展鸟类调查活动。1986年,经国家批准,龙宝滩成为以黑颈鹤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冬虫夏草调查已成为了解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的重要指标。

雪豹

退化草原上被牦牛惊吓的黑颈鹤。5岁的任增才,正抱着挖好的冬虫夏草。

文章是“草”的浩浩荡荡的大军张秀雷写的。摄影动物学大师张秀雷被世界自然基金会成都办事处聘任。

自2011年以来,他调查了地震后青海玉树地区一些特殊物种的种群活动和当地社区的生产生活,以揭示气候变化、物种生存和人类活动之间的关系。牦牛挤走了黑颈鹤?“冲冲”,乍一听,像是一种动作极快的昆虫的名字。其实在藏语中是指黑颈鹤——,是世界15种鹤中唯一生活在高原上的鹤。

世界上只有1万多只黑颈鹤,占中国总数的2/3,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2011年4月,我有幸前往黑颈鹤的重要栖息地青海省玉树地区龙宝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春季开展鸟类调查活动。4月6日,我和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从玉树结古镇出发,一路数着牦牛。

两个半小时后,工作人员提醒我,我已经到了保护区的核心区域。这时候我数的牦牛数达到了1211头。

这是保护区吗?为什么像个大牧场?第二天,当我走出保护站的时候,我的耳朵里响起了鸡鸣声,我不禁感到高兴。我用望远镜搜索。我第一次看到大牦牛。在牦牛中间,两只黑颈鹤在唱歌。

是旅途的艰辛和欢乐,还是我让牦牛给我一个位置?在一天的调查结束时,黑颈鹤的数量为150只,比去年的最高数量180只少了30多只。五天后,经过第二次调查,黑颈鹤的数量为126只。考察期间,八只黑颈鹤在我们眼前群集盘旋,载歌载舞,展翅飞向东北,后面跟着三只黑颈鹤。

也许这里太拥挤了。他们知道自己不是牦牛的对手,所以只能离开.每天早上,他们都在龙宝海滩出生长大。

与这片湿地朝夕相处了69年的老加洛,总是手里捻着珠子,静静的站在这片湿地旁,享受着鸟儿九天的载歌载舞。加洛十几岁的时候,生活的艰辛让他加入了和村民一起收集鸟蛋的大军。一个鸟蛋当时在镇上可以卖10美分,有时候卖给路过的司机可以卖50美分。

收集鸟蛋成了当时牧民的一件大事。能孵出小鸟的蛋在人们的胃里变得美味了。到1979年,诺大的龙宝滩只有40多只斑点鹅和20多只黑颈鹤。1986年,经国家批准,龙宝滩成为以黑颈鹤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龙宝潭鸟类保护工作中的两位环保工作者温德健可和普布,每年4月至5月都在龙宝潭湿地中部搭起帐篷,守护在这里通宵繁殖的黑颈鹤、斑雁、红鸭等水鸟,防止偷蛋者进入这个自然圣地。这样,龙宝滩鸟类的多样性逐渐恢复,从1985年的30种恢复到2011年的53种;鸟类的数量也在增加。

高原精灵黑颈鹤数量从1985年的22只增加到2011年的144只,红鸭数量从40多只增加到1万多只。我们知道当地牧民只把黑颈鹤当做神鸟,而不把其他鸟类当做神鸟。

自然保护区最多有两万多只斑头雁。斑头雁繁殖季节,牧民捡了几百个鹅蛋回家吃,导致这类鸟类锐减。在这次调查中,斑头雁的数量只有2000多只,雁夜啼的不眠场景成为了回忆。

在调查鸟类的同时,我们也统计了保护区的牦牛数量,3800头,和保护区只有42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域相比,显得太拥挤了。尽管牧民一直在保护黑颈鹤免受伤害,但他们正在增加牦牛的数量以谋生。

过度放牧或气候变化导致湿地面积退化,黑颈鹤及其伴生鸟类数量不断减少。也许有一天,湿地会干涸,黑颈鹤的栖息地会消失
精灵虽然可以长途跋涉,但能找到住的地方吗?我无法想象没有黑颈鹤的春天。我们的调查是为了在黑颈鹤的保护和牧民的生计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希望精灵黑颈鹤继续在西部高原舞蹈,给广袤的高原一个光明的生活。雪豹吃牧民的牛羊。

7月18日,我们沿着澜沧江畔的山路跋涉,这条路发源于玉树扎多县。突然,山上传来落石的声音。

当我举起望远镜时,我发现一群岩羊站在山顶上。“有成群的岩羊,周围会有雪豹吗?”突然我的耳朵里有嘶嘶声。

我们举起双筒望远镜追逐声音,惊喜地发现两只雪豹在距离我们1000米的地方打斗。我匆匆把相机对准两个白点,疯狂按下快门,记下这难得的一刻。

可惜距离太远,照片上只能看到两个模糊的身影。我们开始绕过雪豹站。刚走了100米,我们发现两只雪豹已经不见了,消失在高耸的群山中。这是我参加世界自然基金会主办的“澜沧江源头地区雪豹分布及人类豹冲突调查”的现场,当地牧民遇到的雪豹比较多。

2011年4月2日晚,扎多县安塞乡热清村38岁牧民在查看牛栏时发现少了一只小牦牛。第二天上午11点左右,11岁的儿子Deyudawa在离家2公里的河边发现一只死牦牛和两只雪豹。一只雪豹在冰面上吸牦牛血,另一只在站岗。

孩子吓得大叫起来,两只雪豹转身向山上跑去。一家人到了,看到山坡上有两只雪豹在休息,牦牛的尸体已经被山鹰啄过,只剩下皮毛。4月16日,江才翻过山,来到遥远的山沟后面,听到不远处有动物的叫声。

好奇健康走近,发现三只小猫大小的雪豹幼崽在森林下的草地上玩耍。因为怕小雪豹的父母随时回来,他提着水桶匆匆走了。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次江才穿过森林,他总是去发现雪豹的地方,却没有发现三只小雪豹。

今年7月,我来到江财的家,听江财讲了从小发生在我身边的雪豹的故事。在藏族牧民的信仰中,雪豹是山神喂养的看门狗,世代守护山林。但是,它对雪豹有太多的爱恨情仇。

雪豹小时候吃牛羊,人杀雪豹是理所当然的事。当时猎杀雪豹的方法很多,其中常用的有枪、刀、陷阱、毒药等。直到20世纪80年代,当地宗教信仰才得以恢复,雪豹才免于被牧民猎杀。但是雪豹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

20世纪90年代,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偷猎者开始进入这个圣地,以获取昂贵的豹骨和豹皮。在当地,一只雪豹可以卖到3000元。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97年,当时政府颁布了禁猎令,在当地几近灭绝的雪豹开始得到喘息的机会。

21世纪,澜沧江源头的雪豹没有受到人类的威胁,种群已经恢复。一开始,你看到雪豹,满心骄傲,但随着雪豹的增多,喜悦变成了担忧。当第一只雪豹走进江财家的羊圈时,江财觉得把自己的羊献给雪山圣灵是上天的恩赐。

当越来越多的羊死在雪豹的嘴里,骄傲变成了无奈。2005年以后,江财家的羊越来越少,每年繁殖的羔羊都不够雪豹吃。

建康只有忍痛割爱,卖掉所有的羊,专心养牦牛。其他牧民也纷纷效仿。我们进安塞乡的时候,很难找到羊。

好景不长。雪豹发现牦牛很大,但如果使用得当,仍然是美味的食物。牦牛的数量又开始减少。仅从2011年1月到6月,只有四头大牛和一头小牛w
卖牦牛的才能,守着5000多亩草原,没有牲畜放,对未来生活充满迷茫。

缺少野生动物而以牲畜为食的雪豹,再次陷入了食物短缺的困境。新恢复的人口怎么继续?在与江财的沟通中,江财提到,如果牲畜的损失能够得到补偿,牧民还是愿意继续放牧的,否则只能迁往其他地方寻找新的生计。对于雪豹,江才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能提供一些补贴,给牧民送去摄影器材,就可以帮助调查雪豹,更好的保护雪豹。

在澜沧江源头地区雪豹分布及人与豹冲突调查中,我们走访了扎多县7个乡镇的49户人家,其中44户人家在走访期间提供了直接的雪豹信息。在近30年保护雪豹的过程中,这些农民损失了100多头牦牛,不到10头牦牛。2011年,专家根据每只雪豹的大致栖息地范围和领地范围,粗略估计全球野生雪豹约有3500 ~ 7000只。

我国青藏高原占总人口的1/3。在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澜沧江源区,如何保护雪豹等野生动物作为旗舰物种,如何维持当地牧民的生计,已经被尖锐地指出。五岁小孩挖了两万块的虫草。2011年5月,当春风吹散了高原上的积雪,绿草如茵时,牧民们开始准备帐篷和食物,将牛羊赶到夏季牧场。

六月初,忙碌了一个冬天的龙宝镇突然沉寂下来,只剩下黑颈鹤欢快的鸣叫。牧民的歌声伴随着牦牛的高吼声渐行渐远,消失在云里。算上日子,牧民们已经上山一个多月了。

他们过得怎么样?牦牛增重了吗?你见过野生动物吗?最重要的是,他们挖虫草了吗?带着这些疑问,我决定去参观一下夏季牧场。6月16日,在保护区骑摩托车,沿着通天河走。三个小时后,车停在一座山脚下,走了两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片绿色的夏日牧场。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牧民的挖草大军。他们要么匍匐前进,要么蹲着,要么弯腰,要么用力挥舞锄头,要么兴奋地高举新挖的冬虫夏草。

给挖过虫草的人拍照,成了我在那个地区寻找虫草的交换条件。发现虫草的人举起锄头,使劲挖,拿出虫草,回填草皮。所有的动作都一气呵成,我忙着用相机记录这些瞬间。用“地毯式搜索”的类比来挖虫草一点都不夸张。

牧民的眼睛长时间盯着草地,身体一点点向前移动。只有挖冬虫夏草才会喊,周围的人也会围过来表示羡慕。但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寂静和牧民缓缓移动。

忙碌了一天,晚上围坐在火炉旁,牧民们开始争夺自己一天得到的东西:我有5个,你有7个,他有10个;我运气不好。今天一个都没挖.牧民互相通报战况后,开始感叹:冬虫夏草一年比一年少。前一天能挖几十个冬虫夏草,现在只能挖几个。如果这样下去,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草挖。

7月初,虫草的发掘工作告一段落,草的孢子已接近成熟,所以虫草的营养成分已被细菌吸收,药用价值不大,价格低廉。牧民们开始陆续返乡,等着虫草小贩来买。

今年冬虫夏草的价格持续飙升,从80年代的300元一公斤涨到了20万元一公斤。一路走红的冬虫夏草未来命运如何?冬虫夏草作为青藏高原特有物种,有其独特的生长特性和苛刻的生境要求。冬虫夏草调查已成为了解青藏高原气候变化的重要指标。在青海湖岸边长大的村民贾告诉我们:“青海湖周围海拔3000多米的群山中曾经有冬虫夏草。

近年来,随着气候变暖,这已经很困难了
在高海拔地区,冬虫夏草相对较多,但挖掘时间较长。相反,澜沧江源区玉树地区扎多县苏鲁乡是冬虫夏草的核心分布区,质量较好。2005年以前,随着冬虫夏草价格的上涨,很多外国人来到这里。

每年冬虫夏草季节,经常会因为争夺地盘而发生流血事件。2005年后,当地政府实行虫草保护政策,将虫草采集分为村庄,规定禁止外国人进入采集区,每个村庄只能采集本地区的虫草。29岁的多杰蔡文,一家五口,和妻子育有三个孩子,最大的五岁,最小的不到一岁。

看到多杰的时候,正好他刚卖了虫草,掩饰不住激动。喝着酥油茶,他给我们讲了他们家冬虫夏草的故事:多杰10岁开始和父母一起挖冬虫夏草。

当时虫草的价格不算太高,但是虫草很多,一天能挖100多个虫草。后来,许多外国人来到这里破坏性地挖“草”。

为了挖得快,冬虫夏草被带走后草没有回填,草原上坑坑洼洼的。第二年,草就长不出来了,更别说虫草了。2000年后,冬虫夏草越来越少,草原破坏越来越严重,天气越来越差。

秋天经常有强风。有时候风大到可以把帐篷吹倒,风里有很多沙子。

降雨量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很长时间都是小雨,现在经常短时间下大雨,冲走泥巴,把水留在草里。2005年后,政府实行规范化采集政策,没有外国人来挖虫草,当地人懂得保护自己的草原,环境变好,虫草开始增多。

但是最近两年虫草价格上涨太快,牧民为了多赚钱开始疯狂挖“草”。和我们家一样,去年两个人挖,今年价格不错。

就连5岁的Gawa(儿子)也带着它去山上挖。虽然他只有5岁,但他挖草挖得很差。

今年,他挖了500多根,卖了近2万元。虽然我们知道这样挖会破坏环境,但是我们不挖,别人也得挖。为了节省更多的钱,我们打算明年让二川归郎一起挖山。

这里的冬天似乎越来越长了。罗志藏族男子茶丹,住在海拔4800米的茶丹乡。

茶丹乡是党曲河的源头,是西藏野驴的天堂。高海拔草原的每一次气候变化都会影响牧民的生存。罗志查丹告诉我们:“现在这里的冬天似乎越来越长,夏天越来越短。草以前5月份开始长,一直长到9月份,现在6月份开始长,9月初就凉了,草就不长了。

草长得不好,牛羊往往吃不饱,导致产奶量下降。冬天不够,经常冻死。”73岁的尼罗也有同样的感受:草原上的雪和雨比以前少了。

草长得不好,牦牛的数量越来越少。这样下去,酥油茶可能不够喝,牦牛肉可能不够吃。

牧民们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变成沙漠?蔡霞,生活在澜沧江源头地区,有四口人,在5000亩草原上养了20头牦牛。这么大的草原为什么养这么少的牦牛?蔡霞告诉我们:“草地被黑毛毛虫和鼠兔破坏得越来越严重。2000年以来,仓鼠和鼠兔因为繁殖率高、天敌少而越来越多。它们不仅吃草和草根,打洞的时候还会挖坑,对草原造成极大的破坏。

草原退化的一个主要特征是花越来越少,产生的草种越来越少,导致草原进一步退化。”住在澜沧江源区的多杰告诉我们:“有些地方花少,但有些地方花多,但那些花是毒草,那些草、牛羊吃了会拉肚子。

这些毒草繁殖快,草籽随风散落,毒草越来越多。”经过近一个月的投资。

本文关键词:黑颈鹤,lol外围官网,虫草,生活

本文来源:lol外围官网-www.stevenoneil.com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